• doubanclaim95601cf92e17385d

  • 问我更爱Andres Calamaro还是Mago de OZ,就好像问我更爱秋天还是夏天一样,是不会有答案的。

    几乎毫无相似之处的二者,却意外带来相似的感受。

    只能说,也许收到更多感动的是正在经历的那个。

    北京的秋天很美,天气好的时候你甚至每一秒都想感叹一次,

    却在这样的情况下,听那些老摇滚情歌儿听得眼眶发红,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或许我是不愿意面对

    面对每次在这些旋律中干杯掉的夜晚,枕着这些声音睡着的夜晚。

    最近起床变的很困难,上班也在努力地打起精神,不然可能就会那样一头趴到桌子上。

    与工作前的设想似乎越来越远,我并没有将工作纳入为生活的一部分,

    反而觉得有点碍事,是呀,本来时间可以用来做更多喜欢的事。

    静静的空间,静静的人群,甚至中午饭变成了工作日最期待的时刻。

    周末没一个是空闲的,有时候更是每天晚上都出去,并没进好陪爸妈的义务。

    觉得是躁动的心把自己的位置越带越远了……

    心中被对于自己的自私而产生的厌恶缠满。

    平静的生活并非不好,每天与书为伴并非不好,只是少了的那个东西,确是平静无论如何无法给予的。

    下午的时候去国家大剧院参加使馆的活动,跳Salsa跳的满身都是汗,心中舒坦,见人就傻乐。

    出了门,笑容收起,看着满眼黄灿灿的银杏叶子,脑中突然清晰无比。

    好像拼图上缺了的那块被放了回来。

    记得对你说过,我这人驴脾气,非要自己想明白才好。

  •       这次回老家,和往常一样,玩的特别开心。走的时候千般不舍万般无奈,回到北京竟然觉得世界看起来大不一样,果然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几千年。

          喜欢老家的理由很简单,也许就和喜欢哥伦比亚的理由一样,无非是空气清新,贴近自然,人们又淳朴好客罢了。这样的地方,总是很容易让我有家的感觉。更何况,这里有难得一见的亲戚朋友。家这个概念,说到底不如多加一个字,变成家人,哪里有家人,哪里就是家。有时候很羡慕一大家子人能够常常相聚,生活上也可以互相帮衬,其乐融融的感觉,正是因为自己难得到,才愈发喜欢,就连对在这样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也多几分好感。

          因为也有两年多没回来了,零零散散记下许多感想,爸爸妈妈的童心和孝心,姥爷的玉米地,我的茅坑儿恐惧症,倾国倾城的表妹,翻山越岭去上坟,小山村变身生态游基地,每一个话题都够我绘声绘色的讲上半天。但是抛去这些,萦绕在心头始终挥之不去的,是那个丰富多彩的小菜园,与那座亲切的大山。

     

    -菜园

          菜园是爸爸一个老朋友的,就位于老家瀑布群景区上游的村庄里,八亩地,被他一个斯文生意人打理的井井有条。据说这些年城里那些事业有成的官员商人上山置地建房已成趋势,一般都是几个好友约着建在一起,周末就开车回来度假,而且常常一整个夏天就呆在这好山好水的地方避暑游乐。想想看,明媚的阳光下,呼吸着最自然清新的空气,周围是知交好友,喝酒品茶,高谈阔论瞎扯淡,吃着自己园子里种的菜,闲来可上山观云下水捉鳖,逍遥的日子甩出神仙几条街去了吧。

          在这个菜园呆了一上午之后,我和爸爸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里拥有自己的finca。

    这是花园的院子,池子里养着几条大红鲤鱼

    这是芋头,叶子很像荷花

    大枣儿,摘了一兜回家,现在还没吃完呢。

    火红的辣椒仔^

    菠菜苗儿

    相依相偎的山楂君

    香菜:“对面的牵牛花mm看过来~~”

    南瓜哥在他的蒲扇下睡午觉

    亭亭玉立的粉色豆荚

    花生,上好的下酒菜

    还有画面外的柿子,白菜,红薯,紫薯,豆芽,花椒,西红柿,佛手瓜们,没有上镜只好对着天空叹气乐

    我现在就已经在向往这样的退休生活了!毫无疑问是最喜欢的生活状态的其中一种。

     

     

    -山

        老家所在的大山是差不多两年前被开发成旅游区的,据说现在还申请了国家森林公园,被投资人命名为檀溪山。大山是爸爸妈妈长大的地方,他们曾经无数次的爬山去割猪草,拾柴,挖野菜,走亲戚,妈妈说她识得山上的每一处泉水,每一个转弯,每一种树每一朵花。大山地势险要,巍峨高耸,植被茂密,常有奇景。大山原来没有名字,当地人根据它主峰上岩石的形状称它为石蜡岭。

        我很小的时候跟爸妈爬过一次,走的是少有人走的路,大山本身也是人迹罕至的,我们在接近山顶的地方遇到了一群羊和牧羊人,虽然那时候小,但是印象深刻,觉得自己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早几年还翻到过那时候记的日记,

        这次回来一个很大的目的也是想看看现在的石蜡岭,哦不,是檀溪山的样子。据说旅游区的开发大大带动了村里的经济,我家周围的好几户人家都开起了农家乐,本来清净的道路只有小溪流过的声音,现在却是汽车一刻不停地驶过。想到此心里有种复杂的感觉。

        和爸爸花了半天的时间,把整个景区逛了一遍,包括爬到了山顶。风光还是当年的风光,而人已都不同。

    这是原来遇到孤单的牧羊人的地方,现在已经布满了游客,大概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牧羊人了吧。

    以前杂草丛生、少有人走的土路,如今也变得这么规整了。

    最险要的一处,我给它起名为“接吻鱼”

    十四年前的照片,有个小小的我,在石蜡岭的侧面照的

    十四年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人气很旺,应该值得开心。毕竟这么高的山上还有个小村子(就是洞顶村),如果不是开发了景区,这个村子早晚因为交通不便而消失的吧……

  •  

    夏天的尾巴我们约好在9路车站见面,

    午后三点,天空很蓝。

    卖冰棍儿的老爷爷还在街角站着,

    冰棍儿车里飘来桔子汽水的味道。

     

    大街上静悄悄的只有知了在叫个不停。

    我掏出手机看你给我的短信,

    你说夏天就要过完了我们呢?

    四周的鸣蝉声怎么好像突然消失了。

     

    人行道旁的树丛里飘来一阵阵橙花香。

    蚂蚁从墙洞里一遍遍的爬出来,

    迎面两个翘掉自习课的高中生,

    笨手笨脚地把球踢到了我的身上。

     

    知了你为什么要把歌都写在树叶上呢。

    难道你不知道秋天来了树叶就会落到地上腐烂掉吗?

    我使劲摇摇头戴上了耳机,

    就好像一摇头就能变身隐形人似的。

     

    夏天午后的三点钟大家都在做些什么?

    正想着这个的时候我看到了你。

    阳光柔柔的穿过梧桐树洒了下来,

    你的脸在光影里忽明忽暗。

     

    你像往常一样对我微笑叫着我的名字,

    一伸手变出了两瓶橘子汽水。

    晃动的橙色把我的心跳拨快了半拍,

    恍然间我感觉仿佛我一直就住在那个瞬间。

     

    带着一丝恼人的凉意 一阵风吹了过来 , 

    也带走了我几乎要顷刻涌出的情绪。

    夏天的尾巴我们约好在9 路车站见面,

    你递给我的汽水我久久没接。

     

    大概只有风知道吧,

    我多么希望你别走,

    还有我们的夏天……

  •       小时候我就在想,有什么工作能让我去做一辈子也不会腻呢?想了很久这个问题,心里也有个模模糊糊的倾向性。在国外的一年让我更坚定了自己真正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找工作的那段时间,面对那么多选择,每一条都指向迥然不同的人生。虽然西语圈钱途无量,最后还是选了最边缘化的那一条,看起来水到渠成,但其实心里是挣扎了很久的!所以我坚信我对这个工作不管是潜意识还是表意识里都是充满了爱的。

          这里我得感谢爸爸妈妈,他们只希望我这一生能健康快乐,虽然工作听起来并不够资本能拿出去跟同事们炫耀,但还是欣然接受我自己的选择,就和高考的时候一样,就和任何时候一样。

          说这么多,其实是因为心里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充满热情的去面对这个新单位,所以一定要交代些背景,才能使心情平静下来,客观看待这一切。因为是第一天,真正对业务熟悉能投入工作至少要三个月,所以也只能就环境和资源什么的做些评价。

          总的来看,事业单位机构设置太臃肿,光是填各种表格办各种交接手续就上下里外的跑了一整天,还只办完了一半。虽然不得不说旧馆迷宫一般错综复杂的结构和强烈的80年代穿越感满足了我所有对图书馆的想象。

          要说最伤心的还是自己被分到了编目组这个事实,与特别谈得来的几个朋友以后只能遥遥相望了,而且工作内容也不是我最喜欢的。作为组里最小的成员,受到了幼儿园小朋友般的待遇,组里很多老师比我父母年龄都大。大家普遍都给人感觉特别温柔,心平气和,这大概和职业有关吧。但是作为热爱西班牙和南美这么久的我,以后大概要跟奔放的风格白白了。

          其余的失望点颇多,每年只有一礼拜的年假而且不能攒到下一年这个消息就像晴天霹雳一般,摧毁了我所有的幻想;夏天八点半上班五点半下班的作息时间和每天定量的编目任务也让我找工作时以“闲”为先的原则受到了现实的嘲笑;第一年工资才和我在使馆实习时候的工资一样,每天的工作时间却多了一个小时,而且肯定没人能像卡门达西Iri一样忍受我每天的唠叨和我闹……天知道我这个时候有多想你们啊!

          我不知道这些算不算是代价,也很怕以后会离一些心里的渴望越来越远,非主流真的伤不起了。只能等待接下来这些日子,让现实来的更猛烈些吧!

     

♣ 展开底栏